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问卷调查 >
国际组织前往“世界最危险角落”消灭小儿麻痹症
时间:2018-01-05 字体:[ ] 来源: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:

  从地球上彻底消灭掉脊髓灰质炎

  位于阿富汗东部的拉尔普拉(Lal Pura)是一个Y形的小集镇,街上到处是药店、面包房和杂货铺。不过我们没有配备武器,车门漆有蓝色正楷字:WHO(世界卫生组织)和UNICEF(联合国儿童基金会),我们的“敌人”就是脊髓灰质炎病毒。与我同行的医生团队现在抵达了战争的前线。这是一场耗资10亿美元的全球战争,目的是从地球上彻底消灭掉脊髓灰质炎。

  来到拉尔普拉诊所

  我们开进了拉尔普拉医疗中心,这是一排简陋的混凝土平房,为该地区提供基础医疗服务,离巴基斯坦边境仅10英里。医疗中心的工作人员出来欢迎我们,特别热情,主要是为了迎接阿里·扎赫德(Ali Zahed)—世界卫生组织监察项目在阿富汗的负责人。在加入世卫组织前,扎赫德为阿富汗政府工作,负责该国东部的小儿麻痹症项目,此前就已经认识了这个医疗中心的大部分工作人员,对于他们在山区工作面临的困难和危险非常清楚。

  扎赫德现在正表情严肃地倾听当地工作人员的介绍,因为拉尔普拉的脊髓灰质炎问题相当严重。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地区暴力活动频繁,这里的农村腹地很大程度上都处在各种武装团体的控制下。在阿富汗,塔利班针对脊髓灰质炎运动大多采取合作态度,在其势力比较强大的南部地区,塔利班甚至会帮助指出那些被疫苗服务队忽视的地方。可是在巴基斯坦,情况就不同了,巴国境内的塔利班领导人在2012年的时候下令在其控制地区禁止接种疫苗,并指责接种活动是美国的阴谋,负责接种工作的医护人员甚至成为了暗杀的目标。自从禁令发布至今,已经有22名疫苗服务队人员在袭击事件中丧生。

  由于拉尔普拉距离巴阿边境太近,巴基斯坦塔利班在这里的势力非常强大,该地区6个村庄中约200户家庭,在过去两年中被限制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。因为巴基斯坦武装分子就生活在附近,他们拒绝疫苗服务队进入。结果就是,该地区出现大量未接种疫苗的儿童,非常易于感染病毒并蔓延至整个区域。事实上,7个月前,这里就上报了好几例脊髓灰质炎病例。

  当我们站在诊所前的时候,一名护士的6岁儿子从里面走了出来,略显害羞地盯着面前这群陌生人。“啊,这就是我们的案例。”扎赫德说,微笑着摸了摸男孩的头。这个小男孩非常幸运,他的小儿麻痹症已经完全康复了。但在该地区的其他孩子可就没那么幸运了。除非脊髓灰质炎医疗队能够接触到他们,否则病毒会继续传播。

  这场消灭脊髓灰质炎的全球运动,经过25年努力,已经到了最后的攻坚阶段:全世界仅剩阿富汗、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亚这三个国家仍流行该病。这场运动是当今最昂贵和雄心勃勃的全球性医疗卫生项目之一,已经非常接近胜利,如今每年全球只有几百例瘫痪病例,而当运动于1998年刚刚启动之时,每年的病例高达35万。但是完成马拉松的最后一英里,需要的不仅仅是科学和巨额资金,还需要集体意志的巨大力量。

  消灭小儿麻痹症运动

  迄今为止只有一种人类疾病被彻底根除:天花。

  那场运动正式开始于1966年,由世卫组织发起,在美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专家唐纳德·亨德森(Donald Henderson)的主导下,为全球超过80%的人口接种了疫苗,经过11年努力,最终成功消灭了天花这种疾病。但整个过程充满了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危险,医卫人员们要突破冷战的铁幕、要和非洲各个交战的武装团体或部族谈判。有一次,为了方便疫苗运输,他们甚至说服了正在激战的尼日利亚和比夫拉共和国(从尼日利亚东南部分裂出去独立不足3年的短命政权)同意短暂停火。

  消灭天花运动代表了一种新的成功,表明可以通过全人类的合作,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。但想复制这种成功并不容易。单单是要确定把哪种疾病列为第二个目标就花费了不少时间。研究人员曾经考虑过黄热病,但后来发现灵长类也会感染;疟疾也曾是候选病之一,但昂贵的费用和技术挑战使研究人员在1978年放弃了这一选择。

  小儿麻痹症,首先,它仅在人类中传播;其次,人们已经研制出了有效的疫苗。因此在1988年,世卫组织和各国政府决定联合起来彻底消灭这种疾病。

  不过这比消灭天花更困难,因为天花感染者可见脓疱和瘢痕,而脊髓灰质炎患者病征则没这么明显,因此更难以追踪和消除。而且,如果确诊一名脊髓灰质炎患者,那就意味着有近200名病毒携带者。因此,扎赫德和他的同事们必须尽快行动。为了检测这种疾病在阿富汗的传播速度,他们建立了一个疑似脊髓灰质炎病例报告网络。

{dede:arclist